锁石松李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时事  >  从两个“毫不动摇”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方法论特点|“新
作者:旺仔

从两个“毫不动摇”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方法论特点|“新

2019-12-03 19:26:57 浏览次数: 4917

[编者按]2017年,上海市社会科学联合会、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话语体系建设办公室、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启动了“改革开放40周年”、“新中国70周年”、“建党100周年”三大系列研究项目。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为了进一步推动相关研究的深入,充分展示上海社会科学界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话语体系建设的新进展和新成果,加快建设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知识体系的进程,“思想交流”栏目从今天起推出了“新中国70周年”研究栏目,以期引发更深入的研究和思考。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在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实践中不断产生和丰富。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经济的探索、转型和发展经历了一个从传统计划体制到市场体制改革的过程。在方法论方面,它已经从单一的整体主义转变为更加注重个人主义的观念更新。

一方面,经济研究表明,由理性人组成的集体在正常情况下行动缺乏效率。然而,在特殊的压力下,个人对他和集体之间关系的看法发生了变化。即使没有有效的监督或“选择性”激励,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也会直接联系起来,从而大大减少“搭便车”行为的发生,从而导致集体行动的效率。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大规模的革命运动中,或者在面对更自然的变化时,集体行动往往成为人们的选择并取得明显的结果。

另一方面,无论政治制度如何规定,发展阶段的制约,还是社会理想的追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都不可能完全废除公有制。同时,由于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和发展面临着路径依赖的困难,从经济方法论整体主义向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兼容的过渡不是完全的替代,而是一个艰难而复杂的思维、整合和创新过程。这种方法论的整合不同于萨缪尔森的新古典综合。后者是建立在私有制经济社会中的微观市场机制和宏观政府干预模式。当代中国经济改革形成的方法论整合,是社会主义国家在公有制基础上的选择和创新,是在多种所有制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目的是充分发挥集中力量解决重大问题的优势,实现具有强大生命力的市场化机制的目标。

可以说,当代中国的经济改革实质上是从一种在特殊压力下以整体主义为主导、忽视个人主义的方法论构成向在正常压力下与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兼容的方法论构成的转变。中国经济未来的可持续发展有赖于在实践中探索出一条能够完成后一种方法并根据不同压力调整方法的途径。在激发创新发展活力方面,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意义重大。

这种经济方法论的可能性和扩展在当代中国的经济改革过程中得到了验证,这一点在“两个不可动摇”的思想和讨论中得到了强调。

20世纪80年代,个体经济和私营企业再次被允许和鼓励,这意味着经济方法论的整体主义和个人主义是相容的。在这方面,邓小平同志的态度也是明确而坚定的。他在“南方谈话”中提到,“在农村改革初期,安徽有一个‘傻子瓜子’问题。当时,许多人都不舒服,说他赚了一百万美元,并主张把他搬走。当我说我不能搬家时,人们会说政策已经改变了,得不偿失。仍然有许多这样的问题。如果处理不当,很容易动摇我们的政策,影响改革的大局。城乡改革的基本政策必须长期保持稳定...有了这个,中国就有了巨大的前景。”

在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江泽民同志首次提出了“两个坚定不移”的命题。他强调,“按照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要求,坚持和完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这一要求的具体含义包括三点:第一,必须坚定不移地巩固和发展公共经济。发展和壮大国有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命脉,对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增强我国经济实力、国防实力和民族凝聚力具有关键作用。集体经济是公有制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实现共同富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第二,必须坚定不移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个体、私营和其他形式的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充分调动社会各界积极性、加快生产力发展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第三,坚持公有制为主体,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实现非公有制经济的统一。我们不能反对两者。各种所有制经济可以在市场竞争中发挥各自的优势,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2018年,中国面临中美经贸摩擦等外部环境挑战。与此同时,关于中国民营经济的讨论也异常激烈。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总书记召开了相关论坛,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多次重申坚持基本经济制度和“两个不可动摇”。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公有制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公有经济的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经济的财产权也不可侵犯。国家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的财产权和合法权益,坚持权利平等、机会均等、规则平等,废除对各种非公有制经济的不合理规定,消除各种隐性障碍,激发非公有制经济的活力和创造力。”事实上,我们党对非公有制经济的态度是一贯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完善以公平为核心的产权保护制度,加强对各类所有制经济组织和自然人的产权保护,明确违反公平的法律法规规定。十八届五中全会强调,要鼓励民营企业依法进入更多领域,引进非国有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更好地激发非公有制经济的活力和创造力。党的十九大“两个坚定不移”写在新时期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战略,作为党和国家的一项重大政策进一步确定下来。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表示:“一段时间以来,社会上有些人对私营经济发表了一些消极和可疑的言论。例如,有人提出了所谓的“民营经济偏离理论”,称民营经济已经完成使命,将退出历史舞台。有人提出了所谓的“新公私伙伴关系理论”,把当前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误解为新一轮的“公私伙伴关系”;有人说,加强企业党建和工会工作就是控制民营企业等。这些说法是完全错误的,不符合党的总方针。”“中国的基本经济制度已经写入宪法和党章,不会改变,也不会改变。任何否定、怀疑或动摇我们基本经济制度的言行都不符合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都不应该听或信!所有私营企业和私营企业家都可以放心,安心寻求发展!”

如果将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分别视为经济方法论整体主义和个人主义的对应物,那么“两个不可动摇”的提出和实施显然意味着探索和促进经济方法论整体主义和个人主义的兼容与融合,这不仅是当代中国经济改革的宝贵经验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重要特征,也是未来实现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

(作者是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本文仅代表代表的个人观点。专栏邮箱:shhgcsxh@163.com)

总编辑:王镇文字编辑:王镇专题地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朱琳

365体育投注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 500彩票


搜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 Copyright 2018-2019 noelfm.com 锁石松李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